宜春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一品天尊第一百五十七章真真假假

发布时间:2020-01-21 17:22:00 编辑:笔名

一品天尊 第一百五十七章 真真假假

清风山近两日来发生了两件大事。[燃^文^书库][]

第一件便是山寨之中来了一位客人,据説修为奇高,就连二当家的赵旉都没能是人家的对手,好在这位客人上山只是休息几日,并没有要和清风山作对的念头,在强者为尊的清风山里自然引来的一大片的好评,许多帮众还偷摸的前去拜访来着,好在这位客人虽説年纪轻轻,可是为人却极为和善,没有丝毫锋芒,对于每一个到访的帮众都很是客气,甚至还乐意指diǎn一番。

相比起第一件让人喜悦而又舒坦的事情,第二件事情便有些糟心了。这两日善山寨里头不但的死人,要么是喝多了醉死过去,要么就是在山脚撒尿的时候不xiǎo心滑落跌下山腰,找到的时候尸体都已经碎的不成样子了,若是那喜好做人肉包子的瘦猴儿还在,恐怕他就不缺原料了。当然,让人觉得稀奇的是,以往这类事情虽然有所发生,可并不集中,而这连续两日里已经有四五位兄弟都死在了自己的手上,一时间山寨里头都觉得有些讶异沉闷。虽説查明原因都是和自己弄死自己的,可是山寨里的兄弟们都在説清风山这是遭天谴了,一时间人人自危,生怕也遭了天谴。

陈天泽待在山寨之中已经两天了,期间都是由赵旉和刘炳涛两人带着四处溜达,一边介绍清风山的状况,一边还不忘了夸夸其谈实则是试探陈天泽。

对此,陈天泽也倒是乐见其成,一来是自己已经打定主意要在这里多呆些时日,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突破口来解决了这个心腹大患,二来则是多了解一些并州的大大xiǎoxiǎo事情,当局者迷,陈天泽一个人难免顾及不暇,所以通过这些人的嘴巴,能多了解一些算一些。

当然了,刘炳涛和赵旉两人也是巴不得这个自称为陈晨的年轻侠客多待些日子,好拉拢一番,亦或者是等他们那个所谓的大当家的出现在做决断,就这么放走一个年纪轻轻修为奇高的高手,对于山寨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损失。

虽然是初春二月,可是这清风山依旧是清风和煦,温暖无比,才吃过早饭,陈天泽便在刘炳涛的带领下特意参观了校场的兄弟们演练,陈天泽自然摆出一副很是乐意的姿态随着刘炳涛前去。

“不瞒陈公子説,咱们清风山如今又兄弟三百二十人,个个身怀绝技,当然啦,比起陈公子而言肯定是如不了法眼的,可这在整个殇州境内都能排的上号的,在方圆百里的范围内,就咱们清风山势力最大了,其他的xiǎo寨子见到咱们清风山那可都是躲着走的!”刘炳涛指着校场上赤身互博的上百兄弟笑眯眯道,神色之中颇为得意。

陈天泽暗暗咋舌,三百多人,这要是放在北边任何一个州之内那都是响当当的dǐng天大寨子,当然了,这类寨子多半不出半月就会被那些抢军功抢疯了的军旅甲士击杀的干干净净。

“刘大哥过誉了。”陈天泽轻轻一笑,疑惑道:“难不成这殇州境内还有更大的山寨?清风山这阵势放在任何一州那可都是dǐng天大的寨子了。”

兴许是觉得陈天泽眼界太窄,刘炳涛一下子便来了兴致,笑道:“咱们殇州比不得北方那些地方,殇州这鸟地方没人搭理,所以土匪山寨遍地都是,这方圆百里之内恐怕光是山寨就有百座,做我们这一行的,更是数不清。当然了,既然有山寨,那就有大有xiǎo,在咱们殇州境内,最大的山头要属于殇州州城之外的那座狐月山了,据説光是帮众就有上千人之多,还有精锐的甲士,阵势大的无法无天了!再往下,就是南边的红杉阁了,人数马马虎虎也有五六百,其次就是咱们清风山了。当然了,咱们山寨比不得那些大寨子,可也在殇州是有头有脸的大寨子,和那狐月山还有红杉阁的关系都不错。”

陈天泽默默记下了这两座大山,然后皱起眉头,疑惑道:“刘大哥,不要怪兄弟多嘴,在我们并州那边,这么大的山头早就被官府的人给缉拿了,咱们这边没事吗?哦,对了,还有那裁决者。”

刘炳涛哈哈大笑道:“兄弟啊兄弟,你果然不知道这里的情形,这是哪里?殇州!殇州被人称为啥地方?遗落的禁地!这里的官府球事不dǐng,大多数还和各地山寨牵扯不清,能管吗?在説那裁决者,听到是听过,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据説殇州州城那边倒是有一些,只不过被打压的厉害,这些年哪敢冒头?”

陈天泽长长舒了一口气,眉头舒展,道:“怪不然。”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刘炳涛哈哈大笑,搂着陈天泽的肩膀,笑道:“走,去那边看看。”

陈天泽笑着diǎn头。

——

山下xiǎo村落里。

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蹲坐在村尾处的一座xiǎoxiǎo山坡上,抬眼看着山下的村庄。

阵阵微风吹过。

xiǎo女孩随手抓起身边的一朵野花,轻柔笑道:“哥哥,你説那大哥哥今晚还来吗?”

“怎么了?昨晚的烤野猪没吃饱?”xiǎo男孩呵呵一笑,接过妹妹手中递来的野花,轻轻插在了妹妹的头上。

xiǎo女孩摇摇头,嘀咕道:“那位大哥哥每次来都做好吃的,太不好意思啦。”

xiǎo男孩diǎndiǎn头,默不作声,神色却满是疑惑。

那位戴着面甲的大哥哥连续三个晚上都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家的窝棚外,亲手烤制一些味道香浓的野味,诱人至极。只不过年长几岁的哥哥却没有妹妹想的那么单纯,这里是哪?清风山!能随意出现在这里的人又不被抓起来的,又怎么会简单了?

可是就这么一个注定不简单的人物,为啥会对自己尤其是妹妹格外好,每天都会做好吃的?

xiǎo男孩想不通,想要问却没有勇气。

“xiǎo艾,咱们要记得他的好。”沉默了一会,xiǎo男孩突然开口道。

xiǎo女孩乱糟糟的头发上插着一朵野花,笑着diǎn头道:“记下了哥哥。”

“好看吗?”xiǎo女孩摆了摆头发,笑嘻嘻的问了一句,却突然怔了一下,瞬间红了眼睛,带着哭腔哽咽道:“我想娘了。”

xiǎo男孩愣愣,眼睛也随着通红起来。

再坚强,可他们终究是孩子啊!

“好看!”当哥哥的轻轻搂住了妹妹的肩膀,红着眼睛道:“xiǎo艾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孩子。”

——

当刘炳涛带着陈天泽从校场溜达了一圈之后,回到议事堂的时候,两人都愣了一下。

只见议事堂里此刻坐着不少人,大都是陈天泽之前见过的山寨里头有些名头的人物,包括那二当家的赵旉,而让陈天泽觉得惊奇的是,在那议事堂的正中间,却出现了一个生面孔。

那人是个中年男子,一身华丽的长衫和四周帮众们的服饰似乎显得格格不入,只是静静的坐在议事堂最中央的位置上,端着一杯茶水,轻轻抿了一口。

四下落座的大汉们一个个噤若寒蝉的看着走进来的陈天泽,眼神怪异无比。

见此阵仗,陈天泽顿时反应过来,这人应该就是这段时日不在寨子里头的大当家,清风山的创立者,绰号郝麻子的老大了。

不等陈天泽説话,那刘炳涛急忙向前两部,轻轻推了一下陈天泽,然后率先道:“大哥。”

这算是提醒一下还在那里发愣的陈天泽。

那中年男子diǎndiǎn头,然后将视线看向陈天泽,轻轻笑道:“想必这位就是陈晨兄弟了。”

陈天iǎndiǎn头,抱拳道:“晚辈陈晨,见过大当家。”

“陈兄弟客气了,坐!”

那郝麻子嘴上説这客气,却丝毫没有起身,只是一抬手,几名站在一旁的帮众便一溜烟的抬上来一张椅子,陈天泽也没客气,抱拳之后便一屁股坐下。

“陈兄弟年轻有为,我听老二説过了。”见陈天泽落座之后,那郝麻子便笑着説道:“听説陈兄弟一见面就将那喜好做人肉包子的瘦猴儿给拍掉了脑袋,这等不俗修为足以説明陈兄弟本是不俗啊。”

兴师问罪?

陈天泽瞥了一眼坐在郝麻子身边一脸淡然的赵旉,随即笑着抱拳道:“是晚辈太过鲁莽了。”

郝麻子摆摆手,轻声道:“老夫一直在闭关,这些事情自然不知晓,也没有要怪罪陈兄弟的意思,只是老夫有一事不明。”

陈天泽心中咯噔一下,之前不是説这郝麻子不在山寨里吗?怎么就成了闭关了?正因为以为这郝麻子不在山中,所以陈天泽一直都没有在意,只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赵旉和那刘炳涛身上,如今看来,是自己疏忽了。

随即陈天泽笑道:“当家的请説,晚辈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兄弟果然是爽快人。”郝麻子哈哈一笑,随即瞬间脸色一变,冷声道:“陈兄弟既然是裁决者的人,为何会出现在我清风山之中?”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竟然是裁决者?

裁决者的名头在殇州境内几乎是名声不显,当然这也不意味着这个称呼很陌生,恰恰相反,在帝国的任何一个地方,稍微有些见识的人大都听闻过裁决者的名头。殇州境内的大xiǎo郡县之中也有不少的裁决者,甚至传闻那殇州州城里头还有几个高手。

只是裁决者在殇州境内根本就被打压的抬不起头来,更别説裁决了。所以大多数人都认为,裁决者在殇州境内,只是一个幌子,一个可有可无的名头罢了。

只是清风山里为何会出现一个裁决者?这个极为好説话的陈公子怎么就成了裁决者?

陈天泽愣了一下,心思只转,手套一直都是由自己贴身保管,唯一可能出现意外的便是那张面具了,除了晚上去见那两个孩子会佩戴之外,大多数时间则是连同自己的衣物之类的东西放在房间里,看样子这些人去搜了一番。

想明白之后,陈天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张,只是向后靠了靠,笑眯眯道:“前辈又怎么知晓在下是裁决者?”

狂妄!嘴上虽然説这前辈二字,可在座的所有人都清楚的感受到了这个年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狂妄的气息!

一时间,议事堂像是炸开了锅一样,议论纷纷,更是有几个性子暴躁的壮汉直接握住了武器,就等大当家的一声令下便上前剁了这个不是天高地厚的xiǎo王八蛋!裁决者?在殇州,在清风山算个卵!

郝麻子眯了眯眼睛,冷笑道:“中品裁决者才有权佩戴面甲,姓陈的xiǎo子,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真想听?”陈天泽挑了挑眉头,问道。

郝麻子一挥手,整个议事堂瞬间安静下来,笑眯眯道:“想听、”

陈天泽扯了扯嘴角,不屑道:“想听我还不想説呢。”

砰!

“姓陈的,别给脸不要脸!”站在陈天泽身侧的一名壮汉直接按耐不住性子,一甩椅子直接起身,指着陈天泽怒喝道。

陈天泽见那郝麻子没有制止的举动,也懒得客气,转过头懒洋洋的看着那名指着自己的壮汉,调笑道:“奉劝你把手指头收回去,要是我帮你的话,怕你受不了!”

“咋地,大爷我会怕你?”那大汉一听此话,直接暴怒,手指头狠狠的指了指陈天泽的脑袋。

咔嚓!

清脆的响动传来,只见陈天泽闪电般的起身,一拳狠狠砸上去,那名壮汉的整个手指头因为受力过猛,直接咔嚓一声寸寸碎裂,整个手臂都瘫软下来。

那名壮汉直接抱着手臂发出一阵惨叫声,整个人便倒在地上吃痛的打滚起来。

见此一幕,在做的十几名大汉哗啦啦的一同起身,作势就要冲向陈天泽。

“够了!”

一声冷喝传来,整个议事堂瞬间安静了下来。那十几名大汉都是一脸愤懑的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陈兄弟,今日不説明白,我也没法和兄弟们交代啊。”郝麻子笑眯眯道。

陈天泽再度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摆手道:“好吧好吧,我説就是了。”

“我是裁决者,以往在并州任职,前些时间在并州犯了diǎn事情,所以被发配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即将前往殇州州城任职,就这么简单。”

陈天泽半真半假的説道。

只是接下来却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只见那郝麻子直接起身,一脸错愕道:“是因为去年发生在并州成的事情?”

陈天泽一脸错愕,惊讶道:“你知道?”

北京京都医院刘方
北京市昌平区中医院怎么样
安顺什么医院看癫痫好
衡水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重庆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