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血帝狂尊第188章地痞流氓似的门主

发布时间:2020-01-21 03:22:36 编辑:笔名

血帝狂尊 第188章 地痞流氓似的门主

“凌炎,你太放肆了,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吗,”澹台若烟似嗔似怒质问道,

凌炎从鼻孔中冷嗤一声道:“你敢不敢杀我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听了我的话,一直沒有动用功法,澹台若烟,不关你在帝族后裔中什么地位,但是在我的面前沒有你叫嚣的资格,”

说完凌炎用力一甩,澹台若烟微微娇哼一声捂住了自己的手腕,盛怒之下,澹台若烟怒目相视看向凌炎,正好跟凌炎蔑视的眼光碰在一起,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澹台若烟竟然无法再提起自己的怒火,对凌炎的霸道心里竟然还有一种接受的味道,

“你们跟着我无非就是想要带我去帝族后裔,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谁也做不到,即便是你们帝族后裔的族长來了也做不到,”

说完之后凌炎作势就要离去,

“等一下,”澹台若烟看到凌炎要走,大声道,

“怎么,现在想要告诉我了,”凌炎停下身形道,

“回到应州城小心肖家,他们要对圣阳门不利,”澹台若烟低着头心里挣扎的说道,

凌炎的双眼一眯,心里开始快速的分析着事情的缘由,自己圣阳门门主的身份澹台若烟并不知道,肖家要对圣阳门不利她为什么要前來通知我,

难道这一切我都是在掩耳盗铃,其实别人都知道了,只不过是我自己还在像猴子一样表演着这一切,凌炎询问的眼神看向澹台若烟,

“不用奇怪,”澹台若烟冷冷的站直了身体整理了一下衣袖说道,“你当初救那些修者的时候,一直报的都是圣阳门门主凃轩的名号,至于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不想知道,但是这件事却让圣阳门陷入了危险境地,”

该死,太大意了,当初只想着用圣阳门名号來收买人心了,竟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一个隐患,

其实这也不全怪凌炎,因为凌炎当初并不确定黑冥幕后真正的主人就是肖雨馨这个肖家的天才,如果事情早已明了的话,凌炎也绝对不会做这样给自己找麻烦的事情,

“我救的那些人中有帝族后裔的人,”凌炎道,

澹台若烟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目光看着别处,气呼呼的点了一下头,

“这我就明白了,当初救人的时候太紧急,根本來不及管都有些什么人,”凌炎释然道,“可是你们怎么知道肖家要对圣阳门不利,”

澹台若烟怒目斜视了一下凌炎,震动一下双翼來到了俏妇的身边:“师父我们走,”

俏妇爱惜的摸了摸澹台若烟的发髻,又看了看凌炎,对着凌炎露出一抹不易觉察的神秘微笑,

澹台若烟并沒有回到凌炎最后的这个问題,而是选择了赌气离开,但是这个消息凌炎却十分重视,不管是真是假,圣阳门要想要在应州城崛起肖家绝对是最大的障碍,

凌炎也沒有在这里多待,震动双翼化作一道色彩斑斓的流光带着尖锐的破风之声呼啸而去,

应州城城门,不知道为什么,本來应该人來人往的场面不见了,只有城头之上还有人在來回的巡视,

远远的城头上的人就看到了凌炎等四个人,其中一个好像领头模样的人跟身边的一个人交代了几句之后,那人转身快速的跑下了城墙,

“城中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凌炎看到着不正常的一幕转头问束龙道,

“门主來了之后一直在忙,这件事一直还……”

“师兄,你终于回來了,”不等束龙说完,在旁边一个水沟里就跳出一个人影,

凌炎等人被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闻声望去,就见这个人影身形打扮跟凌炎一般无二,只是声音又不太像,

“师弟,”凌炎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影正是凃轩,上前一把扶住踉踉跄跄险些跌倒的凃轩,

“我在这里等了你们五天了,我还害怕错过呢,沒想到真的等來,”凃轩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凌炎就往水沟跑,

凌炎不明所以,莫名其妙的被凃轩拉到了水沟旁边,其他人也是一脸茫然不明白其意,

來到水沟旁边,凌炎本想跟凃轩寒暄一下,还不等张嘴凌炎就“哎吆”一声被凃轩推进了水沟,

“凌炎……”“炎儿……”“门主……”

凌琅跟蓝莹儿还有束龙三个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呆,赶忙上前去查看,

“镇定,镇定,”凃轩伸开双臂把三个人拦在面前,

“门主他……”束龙指着水沟道,

“闭嘴,我才是门主,现在都给我恢复正常,”凃轩慌忙道,

凃轩的话刚刚落下,就听到轰隆隆的响声从城门处响起,大批的修者从城内涌了出來,

情急之下,凃轩冲着三个人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一副,把大大的袍帽戴在了头上:“正常点,跟着我走,”

“凃轩门主,我等前來迎接您了,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多谢大人的救命之恩,”

随着一声声的感谢,在城门前呼啦啦跪倒了一大片,

直到这个时候,三个人才明白凃轩为什么会在这里等了五天,凃轩又为什么把凌炎不容分说的推到了水沟里,

蓝莹儿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凃轩,但是路上的时候凌炎也曾经说起过自己的师弟,当看到这个行为怪异不拘一格的凃轩之后,蓝莹儿掩唇轻笑之下还是很为凃轩的机智感到佩服,

“大家能來迎接我,我深感欣慰,以后我们都是朋友了,这礼节是不是就免了,”凃轩道,

“我们怎敢跟大人互称朋友,大人万万不可这样说,礼节更不是不能免,这是我们大家的心意,”

“额……那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了,”说着,凃轩冲着身后的三个人自得一笑眨了一下眼睛低声道:“怎么样,跟我这个门主比跟着我师兄有派头吧,”

说完之后,凃轩大摇大摆的从跪了一大片的修者中间走了过去,

等快要进城的时候,凃轩才冲着身后一摆手:“大家都起來吧,想要跟圣阳门共谋大业的我随时恭候,”

说罢,凃轩一步三晃的走进了应州城,

蓝莹儿先前的那种轻笑早已经被震惊所代替,呆呆的看着已经沒了人影的城门脑子里一片空白,

凌炎从來都是严谨谨慎,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所做出的都是那么让人无可挑剔,可是为什么这个师弟跟他的反差那么大,

“我靠,炎儿的这个师弟我这次算是见识了,极品啊,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他是天方书写者,我还以为是一个市井无赖,”凌琅说着也穿过人群进了城,

“蓝姑娘,我们进城吧,”束龙恭敬的说道,

蓝莹儿微微侧身向路边的小水沟淡淡一笑,轻点了一下头,跟束龙也走进了应州城,

众人全部离去,凌炎四仰朝天躺在水沟里也已经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的被推进了水沟,莫名其妙的听到了凃轩说的那些话,又莫名其妙感觉自己实在太大意了,

如果不是凃轩出现,很有可能自己就这样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恐怕都來不及掩饰一下,

“扑棱,”凌炎从水沟坐了起來,甩了一下脑袋,“这段时间的错误一个接一个,看來我是该调整一下自己了,事情多的让自己有一些力不从心了,”

凌炎从水沟里爬出來,來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浑身腾起一团雾气之后,身上的湿衣服就被烤干,

我堂堂的正牌圣阳门门主竟然成了见不得光的隐形人,凌炎自嘲的呵呵一笑,但是师弟或许真的要比我更加适合做一个门派的门主,就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也能忽悠住大批的修者,

凌炎在城外一直到天黑才悄悄的潜进了应州城,虽然是晚上,但是应州城到处张灯结彩,一片繁华的景象,这跟自己当初刚來的时候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这并不是应州城的节日,而是以前应州城的正常景象,在黑冥的事件沒有发生之前,应州城每天晚上都是这样,只是后來众多的修者神秘消失之后,应州城的夜晚才变得寂静,

凌炎來到圣阳门的灵宝,一进门就有伙计笑脸相迎谦和有规的接待了凌炎,跟凌炎第一次來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样了,而且在灵宝也沒有看到吴管事,

“大人可是邵阳城來的,”凌炎出了灵宝正要去往圣阳门,突然一个青年叫住了自己,

凌炎闻声回头看去,就见这个穿戴得体,面带谦和,不到二十岁的样子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正是,不知道朋友是哪位,”凌炎道,

“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大人应该是凌姓吧,”青年接着说道,

“沒错,凌炎,”

“呵呵,这就对了,”青年这才站直了身体冲着凌炎一抱拳,“如此说來我也就不客气了,既然是一家人,我就拖个大,叫你一生兄弟了,”

这句话倒是让凌炎一愣,什么时候自己在应州城莫名其妙跑出一个兄弟來,在一次仔细大量一番眼前这个青年,虽然有些面熟,但是却想不起來在什么地方见过了,

“这位朋友,我们可曾见过,”凌炎道,

“沒有,但是这并不能影像我们是兄弟的这个事实,”青年呵呵一笑道,

“哦,”青年越说越兴奋,凌炎却越來越糊涂,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预约电话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福建治白癜风医院
济南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防城港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上一篇:开窗通风

下一篇:哪些食物富含b1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