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拣宝 第232章 香熏球,蓝田玉(第三更求月票)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1:01 编辑:笔名

拣宝 第232章 香熏球,蓝田玉(第三更求月票)

这个时候,王观三步作两步走到了贝叶旁边,眼睛顺着她纤白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木架的第二层,搁了一个造型怪异却十分精致的东西。

之所以说造型怪异,那是由于这个东西是一个镂空的圆球形,却被拦腰切成两半。其中一半的中央还悬挂了一个杯形的容器。

乍看之下,王观也没想到是什么物件,等他把东西拿起来,把两个半球形的金属片合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球形之后,这才恍然大悟,这是熏球。

“熏球?”贝叶惊诧道:“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如果我说,这是个香炉,你信吗?”王观呵呵笑道,拿起熏球上的挂链,轻轻一摇,镂空的球体就开始晃动起来。

现在可以看清楚了,这个熏球只有婴孩拳头大小,呈现浑圆的球形。上方设计一条细致长链,球体整个镂空,透雕花卉枝叶,十分精巧玲珑。

只不过,只能是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熏球的金属片上已经长满了锈斑。特别是在王观晃动熏球的时候,那些锈屑哗啦啦的掉落,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美观。

与此同时,贝叶不解道:“你不是说熏球吗?怎么又变成了香炉。”

“熏球,香球,卧褥香炉,被中香炉,其实都是一个意思。”王观微笑解释起来:“据说这种东西在汉代就有了,被称之为香笼,是用来燃烧香料熏衣服的。”

“这个球形的设计非常巧妙。你看到球中的那个小杯了吗?那是用来盛放点燃的香料。连着小杯的是两条活轴,重心力在杯下,所以无论小球怎么摆动,小杯永远朝上,就不用担心杯中的香料翻倒。”

王观笑着说道:“就是利用这个原理,古人在球中点燃香料之后,放心的在被中翻滚香熏被子、衣服。这才有了被中香炉的称呼。当然,由于熏球小巧玲珑,古代的富贵人家都喜欢在宽大的衣袖中悬挂一个。就好像现代人出门时喷洒香水一样,是一种时尚。”

贝叶恍然大悟,在王观手中拿过小熏球轻轻晃荡起来。饶有兴趣的观察球内的杯形容器,发现杯口果然是一直朝上。

“好精巧的设计。”

贝叶笑眼如月,不过却摇头道:“可惜,好多锈屑,一点也不漂亮。”

说话之间,贝叶小声问道:“你看这熏球是古代的东西么?”

“这个……我先看看。”王观迟疑起来,拿起熏球仔细打量,他对这方面还真是不怎么了解,一时之间也不好答复。

然而,这个时候王观为了节省时间。却把用心学习积累经验置之脑后,直接在低头观看的时候打开了特殊能力,凝视手中的熏球。

刹那间,一抹淡黄色的光芒在熏球上绽放出来,王观心里立即有数了。这应该是明代中晚期的东西。之后,他再仔细辨别,发现熏球的金属片是黄铜,至于那些锈斑……

片刻,王观收了特殊能力,抬头笑道:“东西还算不错。你想要吗?”

“真的是古代的东西?”贝叶悄声道,眼睛忽闪忽闪,眸光莹亮。

“明代的铜熏球。”王观轻笑道:“感觉还可以,你不要的话,那就就归我了。”

“随便了。”看了眼王观,贝叶摆动纤白的小手,一脸嫌弃道:“反正这么难看的东西,送给我也不要。”

就在这时,安浣情脆声叫道:“小叶,你们快过来,帮忙给点意见。”

“好,来了。”贝叶应声道,转身向玻璃柜台方向走去。

王观笑了笑,也拿了熏球跟上。

“你们看,这个怎么样?”安浣情献宝道,嫩白的小手托着一枚精致的镶玉指环。

王观顺势看了过去,只见戒指十分浑圆,指环是普通的金属,但是戒面上镶嵌了一块玉,只不过这块玉并不是十分纯净,而且在灯光下泛着微微的蓝色玻璃光泽。

“镶玉的戒指。”

这时,贝叶笑盈盈道:“小情,你答应小五了?”

“哪有,怎么会这样便宜他!”

安浣情傲娇昂首,小脸微红道:“老板说这是蓝田玉,好像是象征爱情。就是不知道这玉是真玉还是假玉。”

“真玉,绝对是真玉。”

与此同时,店主在旁边誓言旦旦道:“两位美女,听说过蓝田玉吧。这枚指环上的玉戒面就是大名鼎鼎的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了。当年唐明皇送给杨玉环的爱情信物,就是这种蓝田玉,非常具有纪念的意义。”

“你们看这玉如出水芙蓉,清爽亮丽,又象征着美好的爱情。最重要的是,它对皮肤有很好的保养功效,可以杀菌消炎,美白肌肤,是唯一的一种养颜玉………”

一时之间,店主巧舌如簧,把镶玉的戒指鼓吹成为天上少有,地上无双的稀世珍宝。

当然,这些话无论是王观和贝叶,或者刘京、安浣情都嗤之以鼻,全部当成是耳边风,听听就算了。毕竟这枚镶玉戒指真的那么稀罕,店主怎么可能随便搁在一堆珠玉首饰之中。尤其是他们身受广告荼毒,对于店主那些夸赞的词汇已经习以为常,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王大哥,你怎么看。”

刘京根本没有理会店主的聒噪,直接把镶玉戒指递给了王观,请他帮忙鉴定。

“蓝田玉……”

王观把镶玉戒指微微举起来,借着充足的光线观察起来。

要说蓝田玉,那是古代的名玉,多古籍中都有蓝田产美玉的记载。然而,后来又有人认为书籍中记载的蓝田玉,实际上是和田玉。比如说明代天工开物的作者宋应星,就在他的书中记录,所谓蓝田,即葱岭(昆仑山)出玉之别名,而后也误以为西安之蓝田也。

所以直到现在,许多专家学者都在争论,古代的蓝田玉是不是如今的蓝田玉。但是不管怎么说,蓝田产玉这是事实,而且蓝田玉的质地也算不错。质地细腻洁净,多色玉,色泽好,花纹奇,最重要的是产量极大。

特别是使用机械采石加工之后,生产了多种多样的蓝田玉装饰品和工艺品。

不要奇怪王观为什么了解那么多,他不懂,俞飞白精通啊。在蜀都的时候,俞飞白没少给他讲述玉石的知识。

王观对于蓝田玉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产量大这点。一般情况下,产量大就意味着价格相对比较偏低,可以用物美价廉来形容。大家都知道,所谓的物美价廉也是广告。价格低廉那是肯定的事情,至于东西好不好,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怎么样?”

过了一会儿,贝叶轻声道:“看起来好像不错。”

“经过抛光打石蜡的东西,一般都是光彩夺目的。”王观淡笑道:“不过在存放一段时间之后,这种明亮光泽还在不在,那就很难说了。”

“哦……”

旁边三人齐齐点头,很有默契的转头观看其他东西。

眼看生意要泡汤,店主当然极力挽回,心里暗恨王观,表面上却要急声解释道:“兄弟,话可不能这样说,这是精品蓝田玉,质量有保证的。”

“玉肯定是玉了,不过是边角料而已,成本不会超过十块。”

王观淡淡笑道:“如果说是纯手工雕琢或许还能够多值些钱,不过这枚戒指的镶玉戒面痕迹平滑,一看就知道是用机械直接打磨抛光,再上层蜡油,才产生了这种玻璃的质感。”

“玉料的钱,加上人工费,以及各种转手运输费用……”

王观盘算了一下,微笑道:“估计老板你进货的成本,肯定不会超过五十块,就是不知道你这枚镶玉戒指在店里标价多少?”

店主愣住了,呆呆的望着王观,好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兄弟你是同行啊。”

不久之后,店主反应过来,上下打量王观,琢磨着这人是不是上门砸场子来了。

“好说好说……”

王观笑吟吟道:“我在瓷都帮人看铺子,现在陪朋友到省城游玩。才参观了滕王阁经过这里的时候,看到店里的东西不错就进来观赏一下。镶玉戒指真的很好,我两个朋友也喜欢,老板您给个实价,要是合适的话,我们也不还价了,直接买下来。”

这还叫不还价啊,一上来就是个下马威……

店主心里嘀咕起来,伸手揉了揉下巴,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头,干脆道:“这个数,就当是大家交个朋友,以后有空多来帮衬。”

“那就谢谢老板了。”

王观轻笑点头,也知道这是店主最后的底线。

开价两百,扣除成本,也就是赚了一百多块钱而已。看起来有两三倍的利润,但是对于古玩珠玉来说,简直就是蝇头小利,没啥赚头。

敲定镶玉戒指价格之后,王观再接再厉,把锈迹斑驳的熏球拿出来,直接问道:“老板,这东西你怎么卖?”

“这是唐代铜熏球,价格可不便宜啊。”

店主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伸出一个巴掌,面不改色道:“你真心想要的话,那我就便宜点让给你好了,这个数就行。”

王观是明白人,知道如果是唐代的东西,肯定不会是五十五百五千了,而是五万。然而熏球却是明代的东西,店主却说是唐代,分明在睁着眼睛说瞎话,想狠宰一刀。(未完待续)

坡子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铜川市人民医院
重庆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锦州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湖北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