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男子携父死亡证明运女尸欲火化被疑想骗取社

发布时间:2019-11-10 21:13:59 编辑:笔名

男子携父死亡证明运女尸欲火化 被疑想骗取社保金

终年74岁的谢长征死后,当地村委为他开具的《死亡证明》。图据络

5月18日,达州男子谢军凭父亲谢长征的死亡证明,用一辆长安车将一具女尸送往达州通川区殡仪馆火化,引起殡仪馆工作人员的怀疑。此事败露后,谢军不知所踪。据了解,谢长征的《死亡证明》是谢军委托干亲家张远胜代开的。

7月7日,张远胜的妻子明确表示,两月前,谢军曾准备拿到父亲谢长征的遗体火化证明,在谢长征曾工作的单位,领取社保金(个人缴纳部分)和抚恤金。目前,殡改执法队已向当地警方报案,并在进一步调查此事。殡仪馆:儿子火化父亲遗体,却运来女尸

两月前一个清晨,一男子驾驶一辆长安车到通川区殡仪馆。男子自称是死者儿子,并与几名亲属从车上抬下一具尸体,办理遗体火化登记手续。

该男子拿出一份男性《死亡证明》,以及死者的身份证等相关证明材料。资料显示死者名叫谢长征,达川区亭子镇人。然而,火化该遗体前,工作人员检查死者遗体情况时,遭男子阻拦。据通川区殡仪馆相关负责人说,死者的面部被布包裹着,根本看不清死者的脸。

工作人员执意揭开死者脸上的布后,竟发现待火化的是一具女尸。见势不妙,男子与亲属撒腿跑掉。经殡改执法队了解得知,该具女死者名为黄京英(音),是通川区龙滩乡人。

据通川区民政局殡改执法大队队长伍习梅说,当时女性死者儿子在场,执法队对其进行批评教育后,将尸体火化掉,其子领着母亲骨灰回了家。“不清楚男子为何冒用他人尸体,黄京英的家属也没交代母亲遗体为何会出现在男子车上?”伍习梅认为,该男子涉嫌套取火化证明,已向当地警方报案。由于无法联系上死者黄京英家属,黄家与谢家是什么关系等相关问题,目前尚无法得到求证。

村主任:男子委托他人为父开《死亡证明》

昨日,达川区亭子镇天进村村主任王仁政说,谢长征,终年74岁,住在村里已10多年,其具体死亡事件不详。5月17日,谢长征的儿子谢军委托干亲家张远胜,代替他到当地村委会,开具一份谢长征的死亡证明手续,并说明将用此证明到当地派出所销户。

“因张远胜也搞不清楚谢长征的死亡时间,就让我将谢长征的死亡日期写成5月17日。”谢长征死后,谢军曾找到王仁政,表示过两日会有人找他开具父亲的死亡证明。王仁政说,谢军说他将外出务工,不能亲自去派出所办理销户。

“因谢军之前曾给我打过招呼,张远胜也是同村人,为方便村民办理手续,应张远胜请求便写了一份谢长征的《死亡证明》。”据王仁政了解,谢长征应是5月15日在天进村的家中病故,且已安葬在附近的山坡上。

5月20日,王仁政接到达川区民政部门工作人员,询问谢长征是否已死亡。“那时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不清楚是什么事情。”王仁政说。经张远胜确认,5月17日,他将《死亡证明》直接交给谢军。此后的事王仁政一概不知。

委托人:男子想用火化证明申领父亲的社保金

然而,张远胜拿到谢长征的《死亡证明》后,没帮谢军去当地派出所销户。“只能由谢军拿着证明去派出所销户。”张远胜表示,5月17日晚上,他将该份证明送到达川区三里坪交给谢军后,两人便再没有联系。

张远胜说,谢军在达州城内务工,不清楚具体工作,一直是妻子与谢军联系。几天前,张远胜的儿子玩游戏时,误删上的所有号码,他也没有谢军及其亲属的联系方式。

据了解,谢长征早年曾在当地某事业机关单位上班,10多年前,他的户口被转回天进村。张远胜妻子说,谢军曾说过,他会拿着父亲的死亡证明去办理火化手续,借此向父亲曾工作的单位申领社保金。“事情并没办成,不能追究啥吧?”当被问及谢军的下落时,张远胜和妻子十分惶恐。

相关政策 凭火化证明可申领社保与抚恤金

根据国家殡葬改革和社保相关规定,目前,不存在火化遗体后,死者家属可领取到一定数额补助金的说法。

此外,若死者身前曾在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并缴纳社保,死后,其家属凭借医院为死者出具的死亡证明、火化证明、公安机关开的死亡证明(或户籍注销证明),可向当地社保部门申领死者身前缴纳社保金的个人部分。

那么,谢军是否曾拿着父亲的死亡证明到当地派出所销户?达川区亭子镇派出所民警表示“没有义务向提供该类信息!”

目前,当地殡改执法队仍在调查此事。(文中谢军、谢长征为化名)

( 赵权军)

英超
心情随笔
互联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