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回到原始开农场楔子

发布时间:2020-01-21 19:35:01 编辑:笔名

回到原始开农场 楔子

“这该死的家伙,也不知道是哪个原因,把我调到农村这看守农场,一个农场有什么好看守的,工资又低,要不是现在工作不好找,小爷我早就不干了。也不知道那这农场主人是日、了狗了还是被狗、日、了,居然把农场给卖给老板了,这老板也是有病,他居然还真买下了这块农场。”黄立愤愤不平的从一个小茅屋中走了出来,看着这诺达的农场,心中就一肚子怒火。

大学才毕业的时候,黄立觉得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生,不过,在这a市里面找到一份正正经经的工作应该很容易吧。可是黄立却没有想到,自己在这a市里面,没有公司要他。谁让他学的是园艺专业,基本上没有公司要他。

就这么找吧找吧,以为总会有机会的,可是却一直没有公司要他。就这样过去了两个月,工作没找到,可黄立身上的钱却花的差不多了。怎么办?难道回家找父母要,可是这时候黄立的自尊心又开始作祟了。心想着自己都大学毕业了,还能厚着脸皮回家要?于是,就开始去应聘那些酒店的门童、餐馆的服务员等等。

就这样黄立打工似的生活过去了两个月,连他自己都已经觉得想找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已经不太可能了,也就放弃了挣扎,开始学习其他的东西。

一次,在酒店里重新装潢的时候,买了一种植物进来,这种植物比较少见,最起码在a市这种植物基本上是没有的。可是那些人将这种植物和其他植物放在一起,与一般盆景没有什么区别。

当时黄立是这个酒店的服务生,只是打扫卫生的时候纯属路过而已,说出了这种植物的名字,还指出了这种植物会释放出一种独有的气体,会让其他盆景无法生存。黄立的这番行为就惹到了旁边一人的关注,那人便和黄立说起话来。

黄立见这人脑袋大,脖子粗,大肚子挺得圆圆的,觉得这人应该是老板一类的人物,便很谦虚的和这男人讲了许多话。基本上是那男人问一句,黄立就答一句。说着说着,黄立就把自己在学校得到的什么奖项啊,表扬啊都讲了出来,可是,那天过后,这人根本就没有在找过他。

差不多又过了一个多月,黄立在这当服务生已经麻木了,成天被人呼来喝去的。那一天,这片酒店的某个主管找他,说是给他推荐份工作,专业对口,底薪四千起,工资以后还会往上飘。当时黄立想都不想就答应了,再然后,再然后、、、、、、、再然后黄立就来到这个农场了。

黄立环顾着偌大的农场,也是真心醉了,难道这么大的农场就要靠自己一个人来整理?

“不行,哪天得再去趟城里,这工资必须加,不然自己就不干了。”黄立心中一想,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好差事,不给价钱就不干了。

拖着锄头,黄立在这农场里四处转悠,发现这农场也是搞笑,四周没有什么东西做栅栏,居然不知道从哪搬来的几块大石头将这农场围起来了,在农场的外面,还有个鱼塘,只不过这鱼塘是属于另一家人的。

没办法,日子虽然苦,可是熬过去就好,既来之,则安之。谁让自己当初信了那些大学教授的话,什么园艺专业工作最好找,好找你妹哦,现在想想,估计那些大学教授们自己都没有找过工作的经验,和他们说的纯属哈哈牛皮。

在这里过了那么一两个星期,黄立和这儿的居民也差不多熟悉了。只是,那些居民们老是和黄立说不要在这农场瞎费时间了,没前途,早点离开。可是,一个两个这么说黄立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每个居民都这么说,黄立意识到这农场应该有什么古怪。于是,在某个夜晚,黄立买了瓶二锅头,来到赵大爷家里,来赵大爷家里混一顿饭吃。

其实,黄立的真实目的并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在喝完酒后,从赵大爷嘴中套出关于农场的话来。本来黄立是准备直接问那些村民的,可是,无论黄立怎么说,这些村民都绝口不提这农场的事情。这村民的行为如此异常,黄立更是想要套出关于农场的事情,如是,便有了这出。

酒过三巡之后,赵大爷就开始不停地说话了,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乱七八糟的话都向着黄立的耳朵里灌去。可是这不是黄立想要知道的,所以便开口问道:“大爷,您知道这农场有关的事情么?我怎么感觉您这儿的人都有点怕这农场呢?”

“怕?何止是怕这么简单,这农场,就是要人命的地方。”大爷的话说的黄立心中一个咯噔,这农场原来还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农场,不是什么好地方?大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黄立问道。

“十年前,也有三个像你一样的小伙子来到这里,据说是什么考古队的,我也不清楚那是干什么的,反正那几位考古的小伙子好像是私自来的,他们三人来到这农场,看到这农场上的石头,就像看到什么宝贝似的,天天趴在上面研究。然后,来整理农场的人发现这三个小伙子不见了,当时那人还以为是出去吃早餐了,可是在农场那块石头旁边,他发现了那三个小伙子的衣服,还有钱包,什么东西的,甚至连内衣都在。那人意识到发生了不好的事情,然后便报了警,可是警察来了后,也没有查出什么东西来,只能定为人口失踪案件。后来,这三人的家长还来这个地方大闹一场,那个农场主也赔了许多钱,之后,这片农场就这样荒芜了。”

“这片农场就一直这样摆在那里,没有人来处理。可是后来,据说有人看到了许多衣着奇怪的人在农场里打架,后来大家一去看发现什么东西都没有,所以,这片农场便在也没有人敢进去。”

黄立听到这,不自觉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是,可是,自己还得看守这片农场啊!

那赵大爷见黄立有些害怕,连忙出声安慰着黄立。还从兜里掏出一块石头,圆圆的,扁扁的,如果是玉做的,那么黄立还能理解为是块玉佩,可是,这赵大爷给自己一块石头是要干嘛。

黄立仔细的盯着这块石头,却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唯一不正常的是,这块是石头上面有点特殊文案,只是可能因为时间太长,图案并不清晰。

告别了赵大爷,黄立自己往回农场的路上赶,听到这赵大爷说的话语,心中便有了决定。拿出,拨打着家里的。

“喂,妈,明天我想回家。恩,这边的工作我辞退了,这边水土太那个了,不太习惯,还是家那边比较好,那个妈、、、、、、、、、”

黄立一边打着,一边往回走,只是,这往回走的路上,他没有注意到放在口袋里的那块石头开始发热发光,并且越靠近那块农场,这块石头的异象就越大,最终,在踏入农场那一步时,黄立便感觉头一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的,然后,就只留下一句日、了狗的。

乌兰浩特市人民医院
肇庆市结核病防治所
阜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淄博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芜湖牛皮癣十佳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