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至尊火圣 第62章 复仇才刚刚开始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7:28 编辑:笔名

至尊火圣 第62章 复仇才刚刚开始

又是这该死的弟子!余衡皱起眉头,救命之恩这一套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算得了什么?反杀恩人谋利的事他也见得多了,比起在魔兽山脉南部见到的那些阴谋算计,这北部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乐土了。

在他想来,邹虹说到底还是不愿放弃这弟子,他早已查过,一个凝脉境前期连灵气都发不出的小子能掀起什么大浪?

想着余衡的话也变得不再客气:“邹大师您可想好了?这弟子有的是,机会可只有一次,我玄清门里火属性天才那么多,您都看不上眼,这林杰究竟是哪里吸引到了您?”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机遇,我与他有缘,收他为弟子,余门主也要管?”邹虹比他更不客气,“在炼丹一道上,只怕余门主还不够资格。”

“你!”邹虹这话可是要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气得余衡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但他的理智又不允许他这么做,若是寻常,只怕他早就开始砸物泄愤了,但在这里要摔什么?总不能摔丹炉吧,他自己还舍不得呢。

邹虹看余衡那想发火又发不出的模样勾起一丝冷笑,淡然开口:“感谢余门主的盛情,只可惜我志不在此,若您不愿,这丹炉就请拿回去吧,我甘愿在这里做个二阶炼丹师。”

余衡深吸了几口气,强压着怒气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邹大师何必这样说,只可惜我不能见您的高徒一面,只怕他是想入我玄清门的。”

“哈哈!”邹虹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声音很是沙哑刺耳。

余衡看邹虹大笑,心里更是不爽,他只感觉自己像个小丑一般,明明是上属势力的主人,却要在这里被一个弱于他的人嘲笑。

“余门主不要介意,我并非针对于您,”邹虹把目光放在门口的狄连城身上,开口,“我这弟子与狄连城有生死之仇,您如此恳切我自会教导他放下仇恨,现在狄连城在您麾下,也算是互不干涉,此事也就揭过了,但若是让他去玄清门面对着曾经的仇人,换做是您,您会去吗?”

余衡显然没想到此处,不由一愣,狄连城的境界高出林杰太多,何况一开始他就是有意为狄连城开脱,狄连城那番话很明显是假的,在有性命之虞的情况下谁若还肯去,那真是嫌命长了。

狄连城没想到邹虹再次把矛头指向了自己,只能把头深深埋下,眼里满是狠毒,玄清门的强者一抓一大把,他算得了什么?就算是一百个他也比不过一个邹虹。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林杰!狄连城恨得咬牙切齿,他为了进入玄清门可是付出了无人知晓的代价!他知道艾莉的死会让云磊疯狂,若是再以凝元境后期的修为对抗第二小队,怒极的云磊肯定不会在乎被逐出隐水门的惩罚而将他击杀!至于奢求那个人救他,他自己都觉得可笑,魔兽山脉那一次他可是牢牢记在心里。

余衡看着狄连城的脸色愈发阴沉,他没想到这半路收来的小队长竟会给自己带来如此多的麻烦,看邹虹的意思,若是没有他,那她岂不是就会去了?还连带着一个前途未卜的炼丹天才,他这次真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您不去那就算了……隐水门也不是不行。”余衡只能无奈妥协,反正都是他的麾下,最多也只是麻烦点,让隐水门得意一些罢了。

邹虹点头:“这丹炉还请余门主收回吧,那些丹方是不可能了,我现在就立下灵魂誓言永不传人。”

余衡简直要被气死,他已经放低姿态邹虹还是不肯放过他,邹虹的话听起来像是小孩子闹脾气,偏偏正中他的死穴,刚刚那话可是他亲口说的,现在反过来打了自己的脸。

余衡只能装傻:“邹大师何出此言,我以后还要仰仗您呢,以后从下属势力收上来的灵药,我也会调取一部分送到这里,至于丹药那些我回去命人拟好清单,到时再与单长老商议。”

“这就看余门主了,”邹虹冷静如常,“不过我现在还不是很熟练,失败率总要高一些。”

“正常,正常……”余衡脸上笑着,心里已经恨透了邹虹,什么失败率高,还不是她想高就高,想低就低,用这办法来谋利,就算是他又能说什么?他想让邹虹去玄清门也是为此,虽说隐水门不会贪得太多,但眼睁睁地把好处送人他就是不痛快,典型的小人心态。

“炼这一炉丹药,还真是很费精神力。”邹虹回身在蒲团上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邹虹已经下了逐客令,余衡只能开口:“今日辛苦邹大师了,改日再来拜访。”

“恕我不能远送了。”邹虹说了一句,便不再开口。

“余门主,就由我送您吧。”一直冷眼看热闹的李治鸿站出来,明明姿态很恭敬,但在余衡眼里看来就有着一种被蔑视的感觉。

“不必,”余衡摆摆手,“这么一点点距离,就不劳烦李长老了,白门主和单长老不在,还要靠李长老担待。”说着就头也不回地走掉,连他那些亲卫都没理。

“邹大师,我们会不会有些过分了?”李治鸿看着已走到山门口的余衡,对邹虹开口。

邹虹也早已站起,声音里透着不屑和寒意:“我没当场让他把狄连城逐出玄清门就已经很给面子了,他若是个明白人,就该知道怎么做,敢动我的徒弟――哼,复仇才刚刚开始。”

……

“狄连城!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出山门,余衡就把压抑了一天的怒气全部撒到了狄连城身上。

都到了这份上,再开脱也没用,狄连城干脆实话实说:“那小子在魔兽山脉里抢了我的东西。”

余衡只感觉自己的脸都被狄连城丢光了:“废物!淬魂境后期被一个凝脉境前期的小子抢了东西,你还有脸说出来!”

狄连城不敢对余衡不敬,压着怒气开口:“所以我才想杀他!”

“杀?杀在哪?!”余衡红着眼咆哮起来,“他现在还在还活得好好的!要不是你,邹虹那老女人早就来我玄清门了!”

幸亏没杀了林杰,要是杀了他,别说邹虹不去玄清门,就算你想让她给你炼丹都是做梦!狄连城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脸皮为了压制怒气都在抖动,他修炼暗属性本就苍白得不像话,现在看起来颇像积怨多年的厉鬼。

“杀不死那小子就算了!明知道他是邹虹的弟子,你还敢跟着我来!”余衡简直要气炸了肺,连呼吸都变得不利索。

狄连城从未被谁这样骂过还不能反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不是因为畏惧,而是因为愤怒!他强忍着不去还嘴,心中大骂余衡蠢货。

“从今天起,你就不用当什么小队长了!去给我看山门!”余衡的话如一盆冷水,劈头盖脸地浇向狄连城。

“不!门主!是我的错!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您就饶我一次吧!”狄连城是真的害怕了,他来玄清门本身就是为了一桩交易!

余衡冷笑一声:“哼!邹虹这次是嘴上说说,谁知道下次是什么?!”

不想狄连城竟握紧拳头直接跪到了余衡面前:“我愿意去守山门,只求门主能给我星魂果!其余的修炼材料我都可以不要,我只要星魂果!”

“星魂果?”余衡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狄连城,“能给你几枚丹药就不错了!还星魂果,做梦!走!”

余衡大手一挥,一队人马都跟在他身后离开,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有落在最后的马隆回头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对他说了一句:“你也有今天!”

狄连城面如死灰,提起脚跟上队伍,这才发现他的脚已经软到连迈出步子都有些艰难,随即,一个更让他胆战心惊的声音在识海中炸响:“看来你答应我的事办不到了啊……”

声音不大,甚至连其中的怒气都很难听出,但狄连城知道,这个一直在背后扶持他的人,怒了。

“师父!您不要急,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狄连城的意识在识海中疯狂叫喊,触怒这个人的后果他承担不起!当初这个人告诉他不许透露真实境界,就是为了那星魂果和魂丝草泡制的药酒,他肯来玄清门也是因为余衡许给了他一年一枚星魂果,单独的星魂果修复灵魂的能力比药酒要强出百倍!也是如此,这个人才准许他透露实力。

现在一切都完了,他手中没了筹码,天知道这个疯子会做出什么事来!

“嘿嘿,谁是你师父……”苍老的声音带着戏谑,仿佛从地狱深处而来,就算是笑,也会让人感到彻骨的寒冷!这寒冷并非来自于身体,而是来自于灵魂!他的笑声,让狄连城的灵魂感到恐惧!

唐河县人民医院
宁夏自治区宁安医院
常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济宁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芜湖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