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麒麟之王第一百三十八章真大真相1

发布时间:2020-01-21 22:45:05 编辑:笔名

麒麟之王 第一百三十八章 真大真相 1

1

当陶xiǎo志情绪平静和心映池一样的时候,他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骗局:那些只是一些影像,而影像永远都是虚的,就像幻想一样!谁知道渐惭是不是一个神秘的魔法师或者男巫什么的耍出来的把戏。[燃^文^书库][]

所以,他二话不説又让另一只手开了一个xiǎo口然后按在心映球上,他到底还想看什么呢?还想看秦楚如?或者某个洗澡的美女?这时候,平静心映池开始不平静了,打起了一个大漩涡,随着陶xiǎo志按的时间越转越大越转越快,最后直接升起了一条水柱,金蛇狂舞,然后打向陶xiǎo志这边,!幸好渐惭把他推到了一边,否则真的不知发生什么事。

“为什么没有用?!”陶xiǎo志的质疑使他顿时暴怒,吼了出来,甚至下一步可能是揪起这个老头暴打一顿。

“这是心映池啊,”渐惭叹了口气道,“它有一个特『性』(很多都没有告诉啊)你:它有一种识别功能,就是它能辨认人的血,而一种血它只喜欢喝一次,也就説的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它是个喜新厌旧的家伙……除了我的血之外……”

“我不信!”陶xiǎo志真的把渐惭揪了起来,“一定是你还来不及玩弄什么把戏!”

渐惭道:“难道你看到的不是你想要看到的吗,刚才的画面?”

无可否认,之前呈现的画面正是陶xiǎo志心所想的,虽然有一些别人的人物闯入了画面……所以,他将老头放了下来。

“你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对么?”

“你心里所想的我不能也难用我的血让你看到,”渐惭道,“但是,不用看画面,我可以将我知道的告诉你,虽然你很不相信我所説的……话説你想知道什么呢?”

陶xiǎo志冷笑道:“你这样神通广大,怎么会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呢?”

渐惭道:“人心里想什么,应该比明天的天气还要难猜的……即使我猜到了,还是要你説出来为好,其实我也懒得费脑筋去想你想什么……”

陶xiǎo志道:“我想知道一个人的信息,他的名字叫做狂非。”

渐惭略显惊讶,显然这不是他所猜到:“你怎么突然对一个半魔半人的人感兴趣呢?”

陶xiǎo志道:“因为我认为他和我很久之前认识的人非常的像——这个人还送了一个礼物给我——”他亮出了项间的獠牙。

渐惭道:“那么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呢?”

“陶独。”

“这人和你同姓,关系密切吗?”

“他是我爷爷。”

“哦~~”渐惭故作惊讶道,“那好吧,让我好好冥想一下。”

説着,渐惭微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不用打草稿就开始了所谓的“冥想”。

这“一下”动不动就到了一个时辰了,而渐惭像是石头一样立在了那里,这是一个老头骨头所能承受的吗!当然,渐惭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头。但这种冥想的方式也太独特了吧。或许,他正在打开他大脑皮层的记忆图书馆的书海『迷』宫里翻箱倒柜查找资料吧。经过一个时辰的努力,他终于睁开了眼,眼里布满了血丝,看上去和熬夜的效果一样,难道闭着眼睛向死去了一样的状态令他相当的疲惫吗?

“找到了没有?”陶xiǎo志急切的问。

渐惭diǎn了diǎn头又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

渐惭叹口气道:“找到是找到了,虽然不是太多,但有diǎn复杂,需要时间好好理顺一下,特别是感情(尤其是友情、亲情、爱情)这方面……你可以把问题简化一些吗?”

陶xiǎo志道:“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

渐惭道:“是。”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这个像箭一样『射』穿了他的心,使他久久都不能説出话来。

然后陶xiǎo志道:“他现在是死还是活。”

“活。”

“他在哪里?”

“不知道。”

“你怎可能不知道!”陶xiǎo志怒揪道,“你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吗!”

“这样可不太礼貌……”渐惭苦笑道。有很多人对他不敬,但绝大多数人只是骂他是疯子而已,试问谁会跟一个傻子或者醉汉计较太多呢?像这样的真的不多。

陶xiǎo志只有忍,尽量表现得礼貌或者绅士一diǎn。

渐惭道:“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为什么?!”

“因为你以后肯定会再次见到他的,这个可以肯定。”

这又是玩“天机不可泄『露』”之类的把戏吗?老掉牙啦!

这对陶xiǎo志至少还是一个安慰,但更多只是疑『惑』、惊讶和难以接受。他得到了答案了,但要接受它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且他还要需分辨其真伪。可能渐惭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哪里。既然他如此“预言”了,再问也问不出个答案来。

但陶xiǎo志还是可以问一下其他方面的信息:“那我爷爷岂不是魔界的人?”

“对,在二十二年前,他逃离了魔界,来到了人间准备过一些平凡但不一样的日子……”

也就説,陶xiǎo志其实也不是人间的人了!

“二十二年前……”在一边沉寂了许久并且有diǎn昏昏欲睡的古玄老童打起了精神,“那一年江湖上好像发生了很多大事件呢……”

渐惭道:“例如呢……”

“天魔山之战!”

天魔山之战经已为世人説道,也不知传説了多少遍,江湖中流传了各种版本,涉及人物包括夜天牙、夜天梦、笑一游、狂非、红妃娘娘、圣帝及各种妖魔鬼怪等等,説法不一,甚至连神通广大的古玄老童和紫山老怪也未必知了其中详细及秘密,因为他们也没有亲身经历此役……这时倒激发了他们的好奇心,虽然看起来他们并不像这种人(就算最不八卦的人,也有一种想听故事的*,起码xiǎo时候也是很爱听的)。

渐惭道:“你怎么也对此事如此好奇了?”

“不但他,我也很想知道。”陶xiǎo志道。

渐惭道:“就因为你爷爷也在里面?”

“可以这么説吧……”

渐惭大笑,好像别人或者自己讲了一个了不起的笑话一样。但陶xiǎo志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这使得他产生了一种想打人的冲动,但是打一个疯子这又何必呢。

“你以为他叫你叫他爷爷他就是你的爷爷了么?”

“你这话什么意思?”

渐惭神秘地道:“我问你:你今年多少岁了?”

“二十二吧。”

“天魔山之战也是在二十二年前吧?”

“那又怎样?”

“你有没有想过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吗?”

“难道二十二年前是爷爷把我从魔界带到了人间?”

“是狂非!”

“你不是説狂非就是我爷爷么?”

“狂非就是陶独,而陶独只不过是他给自己起的另外一个名字而已……”

“但陶独就是我爷爷啊!”陶xiǎo志有些不耐烦了,就算他爷爷以前是个大魔头的话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説出这句话……更何况这和他印象中的爷爷相当不一样。印象中爷爷是个冷峻、坚强和慈祥的人,虽然很少笑,但他眼神透『露』出来的目光简直和冬日的暖阳一样……

渐惭没有直接反驳,而是反问:“你见过你父母亲吗?他们説陶独真的是爷爷?”

陶xiǎo志一时失语,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见过他们。

“在我出生的时候,我母亲难产而死……父亲也因为这场意外伤心欲绝导致发生了另外一场意外……都死了……”

“你很想知道他们是谁吗?”

“虽然我很想听一下他们是怎样的人、看一下他们长得怎样……但我又不像你説他们又是什么什么魔头,就像你説我爷爷一样……”

“陶独或者狂非……”渐惭罕有地有diǎn激动,“我告诉你真想:陶独或者狂非都不是你爷爷!”

“他不是我爷爷谁是我爷爷啊?!”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渐惭坚持道,“但我却知道他不是你爷爷。”

“你凭什么这样説!”

“因为狂非根本就没有生殖能力!”渐惭道,“説白了他就和太监一样的身体,只不过没有太监一样的职位!”

“您这样説好像有diǎn过分了……”古玄老童『插』了进来,“虽然我相当尊敬您,但狂非是个太监的事情我真的没有听説过,您是第一个……”

“其实,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两个人——”渐惭神秘道,“一个当然是狂非了,另一个就是把他变成太监的人……”

古玄老童怒道:“你怎么可以把人这么宝贵东西给剪掉呢……你简直是禽兽啊!”

“这个人不是我啊……”

“但你也知道这个秘密啊……难道説你不是人?哦对了,你可能是个神……”

“我也是看‘天书’才知道的……”渐惭苦笑道,“一些奇闻八卦总是特别能引起人的好奇的嘛,所以我也对天书关于这些的东西看得很多……”

紫山老怪怒道:“你就是一个死变态……和古玄老怪什么两样!”

渐惭笑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啊,而且一个人住在这里除了遛狗和看书之外就没有什么娱乐了……”

陶xiǎo志道:“那另外一个人是谁?”

“笑一游。”

这个名字多多少少让人感到惊讶,应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相信他会干出这种事情吧,他可是世人眼里的传奇大侠啊,即使是为了让对方练就“葵花宝典”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吧……

“您玩笑开大了吧……”紫山老怪激动道,“你的话让我都坐不住了!”

“他这样做也是为了救人啊……”渐惭叹了口气。

听到这里,现场的人都叹了口气:拿走别人最珍贵的东西却是为了救人?这简直就是杀人啊,而且把别人后代十八代都杀了!

“这是一个很久之前的事了,在狂非未为闻者丧胆的大魔头和笑一游成为人敬人爱的骑士之前,也就是在他们的少年时代……”渐惭见他们都不相信了,只能自己説自己,“那时候,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大概就是xiǎo古和xiǎo紫的亲密关系吧……我説的是彼此都离不开谁……算了……有一天,他们出去野地玩耍,大概就是到野湖去游泳……是『裸』泳……然后就躺在了草丛上睡觉,也是光着的,然后发生了意外:一条毒蛇咬了狂非的xiǎo弟弟!为了不让耳毒『液』蔓延为了救狂非,笑一游果断将其最宝贵的东西一刀‘咔嚓’了……説完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这就可以解释了为什么之后狂非这么恨笑一游恨不得将其粉身碎骨的原因了……”古玄老童叹口气道。

紫山老怪叹了口气道:“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这个秘密了……”

“最重要的是能解释:陶xiǎo志不可能是狂非的孙子……”渐惭补充道,但这个补充显然让陶xiǎo志相当不高兴。

陶xiǎo志道:“我的父母亲是谁?”

“关于你的身世之谜,这要从二十二年前説起了……”渐惭道,“那又是一个关系错综复杂讲不断理还『乱』的故事,且容我在冥思一会儿……”

“只要你不要冥思二十二年或者将二十二年,我还是勉强让自己听下去的,毕竟听一个人的胡言『乱』语也是相当有趣……”

博爱曙光口腔科
双鸭山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浙江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疆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沈阳知名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