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重庆保险监管风暴去年处罚金额居

发布时间:2019-06-14 22:17:22 编辑:笔名

重庆保险监管风暴 去年处罚金额居

2012年,重庆保监局处罚金额居;

今年前7个月,处罚金额接近去年全年水平

重庆保险监管风暴去年处罚金额居

《中国经济周刊》夏一仁南焱| 重庆报道

重庆突然而至的监管风暴,让许多保险公司措手不及。

重庆市目前是全国保险处罚力度强的地区,重庆保监局2012年对保险公司和个人处罚金额累计达706万元,处罚金额位列。今年处罚力度更大,前7个月的处罚金额已接近去年全年水平。

史上严的保险处罚

近的一次处罚是8月12日,中国人寿财险重庆分公司由于未经批准擅自启用办公迁址,被中国保监会重庆监管局(下称“重庆保监局”)处罚,公司负责人、公司办公室负责人分别被警告并罚款10万元和1万元;国寿财险重庆分公司也因同一原因被罚款10万元。

监管风暴始于2012年,2012年重庆保监局对当地保险公司的处罚可谓史上严。

据重庆保监局提供的数据,2012年,重庆保监局办结处罚案件48件,查处71项违法行为,罚款706万元。2013年截至7月底,已办结处罚案件46件,查处61项违法行为,罚款额达到632.7万元,已接近2012年全年水平。

处罚内容主要分为四大类:一是损害消费者权益,二是数据不真实,三是违反行政许可规定,四是其他行为。就2012年来看,损害消费者权益和数据不真实的案件较多,分别为23件和14件。

处罚标准分为四种:减轻、从轻、适中、从重。其中2012年,减轻的占8.4%,从轻的占49.3%,适中的占28.2%,从重的占14.1%。

“去年我们对保险公司讲要做监管改革的事,但公司都不相信,因为以前不怎么罚,很多人都不相信会这么罚,后来一罚都来说情。今年上半年处罚的金额和去年全年处罚的金额很接近,但公司老总也不来求情了,因为求情没用。”重庆保监局局长陈杰说。

据重庆保监局统计,2012年48件处罚案件当事人中,提出陈述申辩意见的有10件,占比约21%;采纳或部分采纳当事人申辩意见的有4件。2013年已处罚的46件案件中,当事人提出陈述申辩意见的仅3件,占比不到7%。均未提出新的证据或理由,未采纳当事人申辩意见。2012年至今,行政处罚中未出现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

把行政处罚规范化

重庆的保险监管改革并非个吃螃蟹的,重庆保监局局长陈杰在2008年湖南保监局局长任上就开始推行保险监管改革,主要内容为自由裁量权的改革。

在2007年之前,保监会系统还没有制定行政处罚和自由裁量权的规范。

陈杰说,过去基本上是依照惯例,做一个大致的比较,处罚得相对一致。比如营业场地没有经过审批,擅自迁址。保险法要求对机构可以罚1万到10万。那么,大家就在探讨比较好的做法,拿出意见来探讨研究,大致怎么罚合适,然后碰到类似的情况,就按照这个来执行,实际上是没有制度规定。

于是,在2008年年初,时任湖南保监局局长的陈杰就提出并实施保监会系统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的规范以及约束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的相关制度办法。这在保监会系统还是个。

在陈杰看来,保险监管分为三块:行政处罚权、行政审批权和日常的监管权。处罚是为敏感的权力。怎样做到一碗水端平?

陈杰表示:“为什么查你而不查他,这个问题必须解决,这是大家特别关心的一个问题。大家在发展中面临和存在的问题都差不多,查到那家公司基本都会受罚,这就存在监管的公平性、权威性和公信力,我们是通过计算,通过量化来选择确定现场检查对象的。”

据陈杰介绍,在运行过程中,是查处分离,就是法制处负责研究制定相关制度,具体去计算量化处罚指标,敲定检查对象的名单,交由财险处、寿险处、中介处进行现场检查,检查出问题后,按照保监会的要求,报给法制处审理案件,给出处罚意见,再上会讨论,由稽查处负责监督实施。

保险行业褒贬不一

面对如此严厉的处罚,保险公司对此看法各有不同。

去年处罚额度的中国人保财险重庆分公司总经理龙保勇认为,在保险经营的初级阶段,尤其保险市场目前还比较粗放的时候,由于大家对法规的理解、对法律执行的力度都不一致,加上市场竞争的无序,每个企业或多或少都有违规经营现象出现,这是普遍的。

而对于重庆保监局的处罚,龙保勇表示尊重并服从。他认为,如果没有一个监管部门来维护市场秩序,这个市场乱了以后,中国人保作为体量的公司到受到的伤害也会,所以中国人保对监管不仅尊重、服从,而且主动规范,带头规范,协同规范。

在2012年重庆保监局的排查中,中新大东方人寿重庆分公司的罚金达42.5万元,还有相关人也被处罚。

根据重庆保监局的处罚告知书,中新大东方主要因为回访不符合规定、编制虚假投保资料、未按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虚假列支佣金及招待费。

中新大东方重庆分公司负责人李军说:“公司面对监管部门的处罚给予重视,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进行工作的落实,首先对公司出现的问题进行了宣讨,对检查结果进行传达,指出问题所在。”

但业内也有另外的看法,一位从事保险业的人士对表示,保监局各种处罚原因很多,但以往那些可罚可不罚的,现在也罚。甚至有人指责重庆保监局是“钓鱼式执法”,他们很有意见。

“保监局这么做,作为保险公司我们也理解,销售误导确实是对消费者的损害很大,但为了打击销售误导,你扮成客户打,然后取证,这样就太左了,左过分了,就不好了。”重庆一位从事保险业人士对说。

这位人士认为,重庆保险市场份额就这么大,大家都在抢食,每年每家都要求业绩增长,经营压力非常大,保险监管机构在市场监管中,应该从维护市场生态、促进市场发育的角度出发进行监管。但现在有的处罚不是很好,比如,对销售人员进行巨额罚款,由于销售人员是代理不是员工制,他们交不起罚款就干脆不干了,离开保险行业。这样效果并未达到,但对还在从事保险销售的人员负面影响很大。保险业务本身就难做,人员也难招,这样一罚就难上加难。 (曾娟对本文亦有贡献)

专访中国保监会重庆监管局局长陈杰

“应把监管的钥匙收回保监会”

“让笼子里面的猛虎永远在那关着”

《中国经济周刊》:您曾表示,想把重庆保险处罚的自由裁量权标准提交保监会,希望能在全国推广。可行性有多大?

陈杰:我希望将来,在保监会层面能普遍地强力推行,实现整个保险监管的法制化。但现在,保监会要求并允许各个保监局依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出台当地的做法,因为落实到各个地方,实际情况就不同。比如说在重庆,这个事情按照我们的裁量标准,可以罚5万,倘若这个标准搁到青海,企业本身业务开展就会比较困难了,你罚它5万元,那这个公司一年的费用基本上就没了。所以,保监会要求各个保监局结合当地的实际,来制定当地的行政处罚裁量标准。

这样,36个保监局的执法力度是不一致的,也不平衡。下一步有没有可能建立全国统一的监管处罚体制。说白了,就是保监会行政处罚能不能制定统一的裁量标准、裁量流程。保监会有没有可能作为一个技术监管部门、专业监管部门,把监管的钥匙收回保监会,让笼子里面的猛虎永远在那关着。我正在思考这个问题,这需要从法理上和实际做法上来探讨。

“这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中国经济周刊》:当前,保险公司经营压力很大,保险市场开拓较难,作为监管机构,在行政处罚裁量中,是不是应从市场的客观因素或者从促进市场发育的层面来考虑?

陈杰:我们行政处罚不针对某家公司,我们只执行法律规定。我们必须公开信息。如果公司存在问题,就是不整改,失去了它的基准线,那我不排除组织专门的发布会,这就是监督。至于这个监督对你个人的职业生涯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对公司会有怎样的压力,都是你应当承受的。包括对高管,对分公司的总经理、副总经理,你受到了处罚会不会被公司撤职、免职,这是你要付出的代价,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

原标题:重庆保险监管风暴去年处罚金额居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昆明脑瘫医院
微信小程序如何推广
个人可以开微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