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月圆村的昨天今天明天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3:45 编辑:笔名

月圆村的昨天、今天、明天

新华甘肃舟曲8月19日电(朱国亮 刘欢王艳明)这是一个让人产生无限遐想的美丽村庄,如今却被深埋地下,变成一片伤心地。

月圆村,这个在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中,被泥石整体埋没的村庄,已在许多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全村200余户,700多口人,如今所剩无几。

今天,在政府的应急保障下,他们的生活暂时安定下来,然而内心的伤痛至今难以抚平。

在挖掘亲人遗体、遗物之余,一闭上眼睛,月圆村的幸存者们脑际闪现的,依然是昨天那个绿树成荫、虫鸣蝉叫、房屋层层叠叠的村庄。

而未来,仍充满了不确定因素。

美丽的昨天

“晚上,一闭眼,脑中闪现的就是父母,就是村子。”祖祖辈辈住在月圆村的刘旭东说。一提到月圆村,这个25岁的小伙子眼中就闪着泪花。他和弟弟因为在外工作、读书,幸免于难,但父母却被泥石流吞噬。

月圆村是一个建在冲积扇上的小村,背倚高耸入云霄的大山,据说这里有99眼泉水。随着舟曲县城的发展,已与县城融为一体。村子上方是一层层的梯田,两侧是铺着鹅卵石的清澈小溪,小溪旁边是参天大树。夏天的午后、傍晚,许多村民就在溪边纳凉、聊天,听着虫鸣蝉叫。

“家中的新房是汶川地震后政府补助新建的,还没来得及装修。”刘旭东说,“村子里不少房子都是震后新建的,道路也是这两年硬化的,因为风景优美,村子里准备发展旅游和农家乐。”

40岁的杨贵珍娘家也在月圆村,泥石流将她父母、哥嫂共8人埋没,只留下3个在外打工、学习的孩子。

“泥石流发生那晚,我正在娘家,在溪边乘凉。9点多听到雷声,返回家时,与亲人已是阴阳相隔,太突然了

。”杨贵珍说着,泪珠不禁夺眶而出。

娘家的院落依然让杨贵珍留恋。两个哥哥和父母住在同一个院内,一家人其乐融融,院子里种有苹果、葡萄、杏树、枣树,门前就是溪水和高大的柳树,邻居常来家中串门、闲聊、乘凉。然而,泥石流过后,这一切都被埋没,仿佛这个美丽的村庄从没存在过,只是一个传说,能看到的只是泥沙和石头。

悲痛的今天

距离灾难发生已有12天,月圆村劫后余生的村民们的生活暂时安定下来。

“有政府保障,基本生活没有问题。”刘旭东说,“拿上灾民救助证,就可以领取各种救灾物资。”

村民们告诉,吃,有政府提供的方便面、火腿肠,如果天气晴好,还有热菜热饭集中供应;喝,有矿泉水、饮料,自来水也通了

,住院的病人还能喝上牛奶。另外,没有受灾或受灾较轻的亲戚、朋友还会送些黄瓜、西红柿等蔬菜过来。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民政局局长杨建国介绍,方便面、矿泉水等基本生活物资都是敞开供应的,灾区群众随时需要,都可以凭灾民救助证领取。截至18日,已发放方便面和矿泉水各5万多件。

月圆村灾民主要安置在隍庙山,这是舟曲三个灾民集中安置点之一,其他两个灾民集中安置点主要在县城一中和三中。截至18日,当地政府民政部门已发放了2000多顶帐篷。

看到,搭建好的帐篷都通上了电,一个帐篷里摆有多个床,床和被褥大都是新的,一家或几家人住一个帐篷。帐篷内外都是干干净净的,有志愿者在打扫,有人来消毒,有民警或地方干部在管理。

杨建国介绍,目前尚处于应急阶段,帐篷内还没有配置灶具等生活设施,因此多数灾民仍以吃方便面为主。另外,由于现在的安置点主要在学校,这些灾民在开学前还需二次安置。

基本生活虽然有保障,但是心中的悲痛却还在延续。在月圆村泥石流堆上看到,有人还在奋力挖掘,有人在那里发呆、回忆,有人在恸哭、祭奠。

“总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走了,还得找、还得挖。”杨贵珍说,截至采访时,她已挖出了父母和嫂子3人遗体,还有5位亲人的遗体未找到。

“这些日子,村民大都是在哭声和泪水中度过。每挖出一个人,总免不了一场痛哭。”刘旭东说,“现在,白天帮助搬运救灾物资,搭建帐篷

,心情还能平静些;晚上一关灯,泪水就禁不住。”

不确定的明天

幸免于难的人们怎样维持长远的生计?未来的月圆村会在那里?

痛失亲人、家园被毁、生活被打乱的月圆村村民还来不及想,也不敢想,他们大多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寻找、挖掘亲人遗体和协助救灾工作中。

“现在,有政府保障,过一天算一天吧,将来真的不敢想。”已下岗的杨贵珍说。三个侄儿、侄女已成为孤儿,作为姑姑,她必须担起应有的。然而,她一家三口虽幸免于难,但房子至今还泡在水中。

人们仍然留恋着昔日美丽的月圆村。失去9位亲人、全家只剩她一人的尚蕊丽说:“将来我还是要住在月圆村。”

有这样想法的并不是尚蕊丽一人。“我也想在原来的地方重建家园。”刘旭东说。

在月圆村东边的山梁上

,也有月圆村灾民的一个安置点。总会有三三两两的人站在坡顶上向月圆村的方向眺望。他们不说一句话,一站就是十几分钟。

然而,要在泥石流堆上重建家园谈何容易。且不说要清理上百万立方米的泥石,需要重新修建排洪等防御设施,刚刚完成地震重建、又被泥石流冲得一无所有的他们,拿什么重建自己的家园?

事实上,舟曲重建何去何从,目前仍未确定。在这个“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藏乡,重新选址重建,却没有可移之处;原地重建,不仅代价大,隐患也难排除,小小的城区更容纳不下这么多人。

不过,尽管今天很艰难,充满了悲伤,未来还不确定,但月圆村村民的希望还在。25岁的月圆村村民尚方方灾后被任命为新的村支书。8月10日,他妻子为他生下了第二个孩子,这是月圆村的成员

尚方方为孩子取名“泽轩”,希望孩子在一片洪泽中拥有一个安稳的居所。

小程序的制作
微商城注册
微信怎么注册小程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