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宫女为后之妃常有喜

发布时间:2019-06-27 00:28:09 编辑:笔名

不多时,所有太医院太医皆都走了进来,乌泱泱地跪了一地,皇帝道:“你们之中除了韩中,还有谁人照料过皇长孙?”杜君惠跪行出列,“回皇上,微臣曾照料皇长孙半月。杂∑志∑虫”皇帝道:“那你说说,皇长孙身体如何?”杜君惠沉吟片刻,缓缓道:“皇长孙在母体中时,受母亲忧伤惊惧的影响,才会出生带有胎毒,且因侧福晋孕中服用伤胎之物,导致皇长孙倍加积弱,故而皇长孙出生后,胎毒不愈,虽得太医院精心看顾,却也……”太子打断他,“皇阿玛,儿臣恳求寻我儿的脉案一看究竟,若是因庸医误人,儿臣只觉愧对自己的孩儿。”他说到脉案二字,韩院判面色一白,方才还板正的身子一瞬间颤抖起来,众人皆看出他的异色,太子更是厉色道:“说!你究竟是受了何人指使,皇长孙又是为何而死?”韩院判微微抬起头,偷偷瞟了灵璧一眼,却不敢多说,只一直摇头,一个大男人竟唬得哭了出来,“微臣……微臣,不敢说,微臣不能说……”太子攥紧他的领口,怒吼着:“你若是不说,刑部大牢自有人拷问你,百般酷刑用下来,看你说是不说!”听到刑部大牢四个字,韩院判似是清醒过来,猛地抬起手臂,直直指向灵璧,“是……是德妃!是她,就是她,让微臣加大黄连和雄黄的药量,才害得皇长孙病情加重!”灵璧握紧了椅子扶手,冷冷的眸子逼视着韩院判,“韩中,本宫尚无孙儿,为何要害皇长孙,杜太医方才也说了,皇长孙本来体弱,本宫又何必多此一举?!”“这……”韩中怔住,索额图离去之时,以儿子性命胁迫,只让他这样说,却……却没说为何啊。灵璧看他迟疑,软下僵直的身子,闲闲倚在软垫上,微抬下颚,睥睨着他,“本宫再问你,谋害皇嗣是大罪,本宫让你做,你便做吗?”韩中直着嗓子,嚷道:“若不是娘娘以微臣儿子的性命威胁,微臣何至于此?!”皇帝惊怒,怀疑的目光投向灵璧,“德妃……”那一瞬,灵璧竟觉那目光像是一只手,穿透了自己的体肤,拿住了心肺在揉捏,她垂眸,“奴才一个后宫妇人,如何能拿捏韩中在宫外的儿子,倒是其中另有隐情。”她对着茯苓使了个眼色。茯苓颔首,领着银杏走了进来。乍乍地看到韩中,银杏面色大变,惶急地缩在灵璧身后,灵璧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抚,“别怕,本宫在此,你只需将你所知说出来。”四下皆是她素日里都遇不到的贵人,可此刻这些尊贵人的目光全然落在自己身上,银杏害怕地颤抖起来,脑子里的回忆模糊地闪回,时而是韩中惶恐的脸、时而是那个绣着麒麟补子的背影,终定格在尹常在被强行勒死的、青紫的脸上。那是午夜梦回之间不能忘却的噩梦,她伺候了十几年的主子,被吊在房梁上,如同一片秋叶,在风中飘零,原来人死了,就是那样,轻飘飘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散。猩红的眼睛在盯着她,那是主子,是不甘的易云珊,像是鬼魅般缠绕着她,易云珊的冤魂还在飘荡……她尖叫起来,将触手能摸到的水果、点心、茶水砸向韩中,“是他,就是他,和那个麒麟补子,就是他们!他们害死了我们常在,害死了皇长孙!”女子尖利的娇声响彻整个大殿,众人皆被银杏此刻的疯癫之举镇住了,倒是皇帝率先冷静下来,指着银杏,道:“拿下!”两个大力太监堵住了银杏的嘴,带着她退了出去。灵璧按住心口,看向被点心、茶水泼得一身脏污的韩中,“事到如今,还要说谎吗?麒麟补子,一品武官,说,是谁!是谁!”韩中颤抖着,他身侧的杜君惠掏出一份脉案,“微臣也想问韩院判,您这牛黄的量是在一月前加大的,那个时候德妃娘娘尚在禁足,却不知是何人给你传了这道命令?”人人皆在逼问,个个都是刀锋,韩中回头,殿中的掐丝珐琅缠枝莲纹螭耳熏笼内染着龙涎香,这样尖锐的角,真好,真好啊……他一头扑上去,血溅当场!竟是死无对证!一点子腥红的人血溅到了灵璧的元宝底鞋上,她只让宫女擦去,沉声道:“韩中虽死,此事不可完结,皇上,此人一则谋害皇孙,二则污蔑奴才,若容这样的事滋生,往后宫中恐怕不得安宁。”皇帝看着太监们手脚麻利地搬了尸体下去,又换了熏笼,才缓缓道:“一品武官……若是银杏所言是真,看来范围不大,梁九功,密查。”梁九功应声,皇帝看向灵璧,“你方才说那宫女叫什么?从前是伺候谁的?”灵璧起身,屈膝跪下道:“月前,易氏自戕,奴才心中怀疑其中真相,便护下了易氏生前的宫女,没想到这宫女受了惊吓,只能说出些模糊的细节来,但从中推断,当是易氏无意之中听到有人要谋害皇长孙,却被那人发现,进而灭口,奴才本想顺藤摸瓜,可是皇上……”她顿了顿,“宜妃受惊,哭闹不休,奴才被禁足,也不能查下去,这才……导致今日悲剧。”皇帝闻言,跌坐在宝座之上,似是被人抽去了脊梁,原来,他的孙儿的性命,是断送在自己手中?宜妃那日哭得那样,美人泪软化了英雄骨,竟让他生生地做了这样大错特错的决断!“那易氏?”灵璧道:“皇上放心,易氏本就无辜,奴才已经命人择了风水宝地将她敛葬,也送了银两出去,您不必愧疚。”皇帝缓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扶起灵璧,二人的手紧紧交握,“幸亏有你,这样事事为朕周全。”灵璧垂首,静默片刻,抽出手来,看向太子,“孩子已去,本宫不知如何安慰太子,只能请你节哀顺变。”

阜阳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宁波的专治癫痫医院
徐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