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一条红鱼滑过水面

发布时间:2019-06-13 11:28:46 编辑:笔名

一条红鱼滑过水面

我爱恋的人,当我的世界充满冰冷的水 淹没那些滑过的红鱼,你可知道 你可知道你错过了怎样的归途……

电影,仅仅是一场电影

1998年的夏天流行红裙子,杨丽也买了一条红色的连衣裙。那件连衣裙并不昂贵,在他们的城市里,到处都是廉价的专卖店。可高原照样很生气。在他看来,追逐时尚不但愚不可及,而且还庸俗不堪。况且,杨丽还自称是文学青年。

文学青年怎么了?杨丽反驳说,文学青年就应该保持一颗年轻的心,否则都成文学老年了。你再看看你,乞丐一样。

作为一个酷爱旅游的人,高原在夏天只穿牛仔裤和大汗衫。由于他经常徒步旅游,又不喜欢洗衣服,所以他的汗衫污渍斑驳,就像是一幅奇特的地形图。杨丽,我没什么好惭愧的,相反,这是你的耻辱。高原不动声色地说。杨丽果然气坏了,她挥舞着瘦弱的胳膊大喊着,高原!你什么意思?难道女人天生就应该给臭男人洗衣服吗?

争吵并不是问题,他们很快就和好了,前提条件就是高原要承认错误。那天他们一起去看了场电影,《泰坦尼克号》。看电影时,高原还没有从争吵的阴影里走出来,他伤心地想,老天啊,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女孩?她矫情,她激烈,她还带我看这么庸俗的电影!

所以说,高原的心思并不在电影上,他还在琢磨着为什么会和这个女孩在一起。其实很简单,那个杨丽会写诗,她的小诗就像是鱼钩上的蚯蚓,不仅奇特,而且还鲜活。当时高原不禁怦然心动———假如两个浪漫的人生活在一起,那将是多么幸福啊!当然,现在高原明白了另一个道理,原来浪漫也是分档次的。诗意的栖息在大地上———妈妈的,我才是栖息在大地上,而她只喜欢坐在电影院里想入非非。

在回家的路上,杨丽还沉浸在电影里不能自拔。她激动得脸蛋发红,连小辫子似乎都要飞扬起来。高原,你是不是也很感动?我刚才哭了,你看见我的红眼圈了吗?

高原轻蔑地笑起来。他的笑叫杨丽怒不可遏。那个小丫头掐着他的胳膊,说,高原,你真是个冷血动物。对了,假如我是那个女孩,而你是那个男孩,你会不会救我?

高原说,没那么多假如,你不喜欢旅游。你只喜欢活在幻想里。

杨丽突然笑了,高原,我明白了。在你的世界里,在你的梦想里,我向来都是多余的。

高原愣了一下,杨丽,你不要曲解我。

杨丽冷笑着,我有吗?

高原干巴巴地说,宝贝,别闹了。

杨丽突然尖叫起来,我就知道!假如我在那艘大船上,你一定不会救我的!

的晚餐———多珍重,宝贝!

电影后是他们照例的晚餐。那是一家装修豪华的西餐厅,里面显得很安静,只有一些烛光在桌子上摇曳。起初高原担心杨丽会感觉不自在,很快,他就打消了顾虑———平民女孩杨丽欢呼了一下,然后俯下身去亲吻烛火。

他们各自为自己点了一份牛排,然后注视着彼此,笨拙地摆弄着刀叉。他们都被对方蹩脚的姿势逗得哈哈大笑。

高原,我们多久没有这么浪漫?杨丽神采奕奕地问。

浪漫?有吗?你看看我———高原把整块牛排叉起来,艰难的撕咬着。然后,他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他看见杨丽扔掉了刀叉,用手把牛排抓了起来。杨丽也笑了:我想象着我们在草原上。杨丽做了一个鬼脸,我们在吃手抓羊肉。

在晚餐结束前两分钟,杨丽突然说,你是不是打算唱首歌给我听?

高原皱了一下眉头。小姐,这只是一顿晚餐而已。

杨丽眼睛转了一圈。高原,你看着我的眼睛,用你所有的感情看着我。趁着蜡烛还没有熄灭,让我看到你的爱。一分钟就好。

那是充满温情的一刻。西餐厅里回荡着低柔的爵士乐,桌子上的烛光笼罩着两个沉默的人,他和她的眼神交接在一起,嘴角都浮现出恬静的笑意。这似乎是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静谧得让人听得到两个人的呼吸。

高原,我爱你。杨丽含情脉脉地说。

烛火倏地一下熄灭了。黑暗之中,高原看见杨丽的眼眸熠熠闪烁。

高原,我们分手吧。杨丽说。

萧瑟的季节还遥不可及,可他们的爱情却悄然枯萎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作为一种诀别,他们决定出去旅游。这是一个好主意———爱情由甜蜜开始,也应该甜蜜的结束。

他们一口气跑了好几个江南小镇,每到一处,杨丽都要求拍照留影。这有点小麻烦,作为一个旅游迷,高原拥有一个非常古老的照相机,据说可以拿去拍卖了。每当杨丽拿着照相机请求别人给他们合影时,高原都心疼得要死。另外一个不和谐的小插曲是,杨丽居然还穿着那件看似时髦的红裙子。其实这也无所谓,在高原看来,一切都即将结束,所以他们所表现出的前所未有的亲密,也就如同那些照片一样,只是短暂而凝固的一段真实。

假如旅行自此结束,那么还算是个值得缅怀的结局。问题是,杨丽突然提出一个要求。她说,高原,你陪我坐一次游轮好不好?

作为一个有风度的男人,高原有什么理由在的时刻拒绝呢?于是他们又坐着汽车狂奔了几百里,到达了江岸。然后,他们登上了游轮。

那不算是个正经的游轮,它太破,尺码太小,坐在狭小的船舱内,高原昏昏欲睡,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偷渡客。可杨丽却不这么认为,她拉着高原的胳膊,惊喜的四处张望着。天啊!我终于坐上我的泰坦尼克了!小丫头兴高采烈地欢呼。

没过多久,她有给高原出了个难题。她掏出一张小纸条,塞到高原手里。

高原,你从来没有写过诗给我。我替你写了一首,你念给我听好不好?

高原有些不耐烦了。杨丽,这么多人,你成心叫我出丑啊?

杨丽的神情黯淡了一下。

高原心烦意乱地走出船舱。好杨丽,我出去背诵了。你要记得,再过15小时,我就不再属于你了。

江面起了大雾,两个心事重重的人各自扶着栏杆,他们看不到什么风景。偶尔他们会听到汽笛的声响,那种声音尖锐而悠长,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杨丽首先打破了沉默,她突然倚靠在高原身边。高原,我们再照一张相片,好吗?

高原想起了什么。我的相机呢?杨丽,你是不是把我的相机留在船舱里了?

杨丽也吃了一惊。好像是的,高原,这也不是我的错……

高原咆哮起来。怎么不是你的错?你走出来的!你给我找去!

在转身的一瞬间,杨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泪光。

高原注视着那个背影,心情复杂。妈妈的,我今天怎么了?高原困惑地想,我脾气怎么这么大?

这时,游轮突然剧烈的震荡了一下,高原跌坐在地上。若干年后,高原还记得当时的情景。他吃力地爬起来,摇晃的游轮再此把他甩到地上。他听到有人大喊了一声“撞船了”。几乎在同时,船舱里冲出了无数个人,他们惊惶失措地奔跑着,跌倒着,就像是一个个虚弱的婴儿。游轮迅速倾斜着,高原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开始向前爬行,这时,他在人群中看到了杨丽———那个红裙子的女孩也趴在地上,手里还举着相机,表情惊恐地喊着什么,可是高原却听不清楚。他只听到一片凄厉的呼救声和哭泣声,那一刻他的心脏突然疼了起来,他次意识到,原来,自己是那么怕失去杨丽。他伸出了手,仿佛想在空气中抓到一根绳索,把那个女孩牵引到自己的身旁。

游轮沉没了。高原敏捷地在水中游动着,他在寻找一个人,一个穿红色裙子的人。时间变得如此漫长,高原睁大着眼睛,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在身边挣扎和坠落,宛如一片片落叶。不甚透明的江水变成了一个柔软的坟墓,他再也听不到什么了,他只是在奋力地划着水,混乱的心痛着。他终于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他抓住对方的头发,紧紧的……

当然,那个人不是杨丽。她是另一个喜欢穿红裙子的女孩。一年半之后,她成为了高原的妻子。

是的,这个性情温顺的女孩叫赵小帆。

什么时候,我为你朗诵一首诗歌

结婚之前,按照高原的请求,他们又去一次江岸。那是个晴朗的好天气,江面上反射着太阳的金色光泽,一切显得祥和而宁静。而在一年以前,这里却发生一件可怕的事情。一个红裙子女孩在绝望地挣扎,然后溺死,安静地沉没。高原把一条蓝底的碎花小裙扔到了江水里。杨丽,今年流行这个了,你喜欢吗?

高原转过头,问,小帆,当初沉船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

小帆思索了一下。怕,特别怕。

高原低下了头。她也怕,她也特别怕,她希望我能救她,可我没有。

小帆有点害怕地说,高原,我们回家,好吗?

高原突然抓住了小帆的手。

那是一个令人伤感的中午,生者和死灵之间只隔着一片明亮如镜的江水。站在岸边,高原凝视着赵小帆,就如同面对着那个已经凋零的灵魂。一年过去了,高原还记得那首诗,杨丽要他朗诵的那首诗。这是一个偿还的仪式,高原知道自己的泪水正在汹涌而流。

我在暮霭里期待,暮霭在我心中虚度 亲爱的男子,为何不停留你美丽的脚步 我在落日中沉睡,落日在身影中迟疑 我所倾慕的人,为何眷恋彼岸的别离 我爱恋的人,当我的世界充满冰冷的水 淹没那些滑过的红鱼,你可知道 你可知道你错过了怎样的归途……

红鱼曾怎样的滑过水面

两年以来,高原一直和噩梦在纠缠。在梦里,他看见自己以各种方式死去:被汽车撞死,被炸弹炸死,被大火烧死,被野兽咬死……只有在醒来时,高原才会意识到,其实自己还活着,而死亡属于他曾经的恋人,那个名叫杨丽的女孩。

妻子赵小帆听到了他的动静,她慌乱地问,高原,你又梦见了什么?

高原依旧没有说话。他跑进洗手间,把浴缸放满水,然后闭着眼睛躺了进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融化,并流淌到1998年的那个夏天。他的耳朵边充斥着各种嘈杂的声响———叫喊着,哭泣声,巨大的击水声,以及自己的心跳声。是的,他就如同漂浮在一条河里,隐约之中,他看见水下有一条红色的人影倏然而过,还有一片散开的黑发,水草一样摇曳着。

高原大叫一声,他奋力伸手一抓。

他没有注意到,妻子赵小帆正站在门口注视着他,一言不发。时光慢慢流逝着。

在高原和噩梦争斗的日子里,他忽略了很多事情,比如说,他没有发现,他的妻子以惊人的速度消瘦下去。直到有一天,她终于躺在了病床上。

医生说,是癌症晚期,熬不过几天了。

作为一个经历过生死的人,高原没有过度悲伤。他整天陪伴着妻子,不管是白天和黑夜,他都死死地握着她的手。他知道,即便是死,她也希望自己的掌心是温暖的。在大部分时间,她都是昏沉沉地睡着。偶尔醒过来,高原就陪她说说往事。

她说,谢谢你,高原。

他说,谢谢你,小帆。

在一个夜晚,赵小帆突然从昏迷中苏醒了,支撑着坐了起来。她剧烈地咳嗽着,脸颊上泛起异常的红。高原,你想听听沉船往事吗?……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隐瞒着。那天当你快把我拉出水面的时候,我还没有完全昏迷。朦胧中我看到身边有个影子,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的身影,她并没有沉下去……

高原惊呆了。小帆,你是不是太累了?

赵小帆微笑了一下。我不累,高原,我没有说胡话。我记得很清楚,那个身影在水里游动,很轻灵,就像一条美丽的红鱼……

如果可以,可那里有如果……

从此以后,我们这个城市里就多了一个沉默的人。他穿着破旧的牛仔裤,胡子拉碴,看上去就像是个乞丐。他在城市里为了生计而往返奔波,但是他显然没什么朋友。我们知道他叫高原。我们听说他刚失去了老婆。当然,我们都不知道那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更无从知晓一个关于沉没的红鱼的故事。

在一个清冷的早晨,高原收到一个沉重的包裹。他很意外,于是很快签收,然后很快他打开了它。

他看到的是一架古老的照相机。那个照相机锈迹斑斑,连快门都按不下去了,沉默着,仿佛想顽固地尘封一个瞬间。此外,还有一张发黄的小纸条,上面的字迹是他熟悉的,清秀而潦草:

我在暮霭里期待,暮霭在我心中虚度 亲爱的男子,为何不停留你美丽的脚步

石家庄脑瘫医院
养生
健康工具小程序开发